苍山洱海

年关将至,有感一年碌碌,昨日得《痴忙》一首:





身不由己团团转,恍恍惚惚又一年。


云起云落无暇看,野鹤归来难得闲。

如果仅仅是身不由己,尚属万幸,多少人心不由己,被现实诱惑着堕落,贪欲淹没了最初的良心难安,接下来是麻木,是毁灭和毁灭带来的伤痛。当我们发现,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每天不得不吃着毒米、毒油、农药蔬菜及各式各样形形色色的垃圾食品,喝着毒酒、毒奶粉,吸着混浊的空气…,我们怎能不伤痛?是谁颠覆了这个世界?是堕落的人心。我无力改变这一切,唯有与世界一起承受这伤痛。



为何我总是先人而忧,后人而乐?因为这世界都醉了,而我,滴酒不沾。一如此刻,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三日十二时二十分,大年三十的阵阵鞭炮声中,人们都在为即将散去的盛筵而忙碌,唯有我,独坐桌前,以全部身心为世人向上苍忏悔,为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祈福。此文为转载自灵溪散文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