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感叹过一句话,我说真的非得要成功吗?一定要成功吗?成功难道就是人生的结果或者是追求的真谛或者意义吗?我记得有个朋友跟我讲,看过那期节目之后他非常感慨,他说,为什么非要成功?没必要。在追逐成功的过程当中,很多人把自己丧失了,把真实的我们自己给摧毁了,但成功与否是个问号。

李连杰在大多数人眼里应该是一个成功者,而李连杰实际应该是有自己的信仰的,他应该是对西藏喇嘛教当中的白教,他自己比较认可。特别是经过那次大海啸之后,我印象中他是应该在一个岛国上正在度假,自己差点被淹死,为了救自己的孩子,他曾经经历过那么一个过程,所以自此之后他成立壹基金会。这是李连杰当时提到这个感慨,就是说,经过生死之后,人为什么一定要成功?

财富、赚钱是今天几乎所有人的追求,但赚了钱又能怎么样呢?真的,这是我一直提出来的问题,赚了钱又能怎么样?女人为了荣华富贵,很多女人把自己的一切,把自己的贞操作为换取财富的一种本钱。男人以事业为称,出卖自己的尊严,丧失了诚实与道德的一切,为了在这个环境当中挣得利益。

人就象流水一样,过去永远不会再回来,时间消失了就是生命的失去,一旦生命走向终结,当人们已经走向终结的前夕,那一刻的时候,人们说,在人临死的时候人言也善,我相信那是人在反思的过程当中,在无能为力的客观的背景之下,反思自己一生的时候发觉什么都没有,这个时候人才反思自己这一生该干嘛。其实在我的节目当中我一直讲,人应该相信人是不死的,正象我曾经说过人生的真正意义是在人这肉身脱去之后那生命的永恒。

无意中我看到了苹果的创始人贾伯斯在临终前的一段话,据说是首次公布,时间应该是一个月前公布出来的。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他这一段话,我觉得很具有代表性。贾伯斯说,作为一个世界五百强的公司的总裁,我曾经叱诧商界,无往不胜,在别人的眼睛里我的人生当然是成功的典范,但除了工作我的乐趣并不多,到后来财富对于我已经变成了习惯的事实,正如我肥胖的身体,他是由多余的东西组成的。财富在他而言丧失了意义。

他说,此刻在病床上我频繁的回忆着自己的一生,发现曾经让我感到无限得意的所有社会名誉和财富在即将到来的死亡的面前已经全部变得黯淡无光,毫无意义了。我也在深夜里多次反问自己,如果我生前的一切被死亡来重新估价后,早已经失去了任何的价值,那么我现在最想要的是什么呢?是我一生的金钱、名誉都没能给我的是什么呢?有还是没有呢?

这是一个临死前的名人,一个拥有着一切的名人在他临死前却向自己问,自己到底有什么?自己到底在干嘛呢?自己在病床上一个人躺在那里的时候,他发觉他竟然什么都没有,什么都没有得到。他说,在黑暗中当我看着那金属探测器所发出的忧虑的光芒和吱吱的声音的时候,我自己已经感受到死神那温热的呼吸真正向我靠拢,在死神来临的时候,我明白了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应该去追求其它与财富毫无关系的,应该是更重要的东西,也许是感情,也许是艺术,也许是儿时的一个梦想。

如果这段话完全是他说的,我个人认为他依然没有找到人生的意义。他接着说,无休止的追求财富只会让人变得贪婪和无趣,变成了一个变态的怪物,这就是我一生的写照。一个成功的人,一个各方面都在世俗的眼睛里完全成功的人在当今的世界当中人已经故去了,但是他的产品几乎延伸到这世界上每一个角落,但是苹果本身的创始人却说,他是一个变态的怪物,因为他失去了他无法寻找的在他临死之前他都没有找到人的真实的意义,生命的意义。

他自己说,上帝造人时给我们以丰富的感官,是为了让我们去感受他所预设的在所有人心里的爱,而不是财富所带来的虚幻。那我个人认为这里说的爱可能是因为英文当中所缺憾的关系,大家知道贾伯斯是佛教徒,曾经有人说在他得病之后他很迷信于他的信仰的这种功效,所以他耽误了治病的时间。

人已经走了,我们不能说别的,他是现代科技的领头人,他是现代科技的代表式人物,而在他病去的时候,他当时却采取了自己信仰所归属的那一方面的方法,来面对自己的疾病,而这样一个现代科技的代表性人物,人本身的生命的意义他却不知道,他这里提出的爱应该是佛家的慈悲,在我而言,而这佛家的慈悲他能理解到一点,这是上帝在创造人时就赋予了人这样一份天性。

在我的节目当中我一直跟大家呼吁的一个概念就是人性,人性与道德与善良,这是生命的根本,这人性的一面在不同人的眼睛里可能会有着不同的解释,但是人性的真谛当中,慈悲的一面,是每一个人的生命内心当中早已经具有的。我相信这是贾伯斯自己在生命最后的时候他能够体悟到的,当他的无所不能的个人的能力在面对死亡时,一无所用时,他对生命的一种反思和反悟。

最后他是这么说的,我生前赢得的所有财富我都无法带走,能带走的只有记忆中沉淀下来的纯真的感动,已经和物质毫无关系的爱和情感,它们无法否认也不会自己消失,它才是人生真正的财富。我个人认为可能是因为翻译的问题,他提到了一种纯真,中国人讲,人之初性本善;他提到了爱和情感;提到了生命本身所固有的那种关系。

每一个人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肤色,生活在哪个土地上,讲什么样的语言,当我们在出生的时候,当我们的孩子出生的时候,在进入这个社会之前,在上学之前,他所表现出来的纯真与他的肌肤的那种细嫩和纯洁是对等的。那样的生命让所有的人会放弃仇恨,让所有的人都能够把自己内心中愤怒的一面,憎恶的一面,不好的一面都会短时间的失去,忘却掉。因为面对那种纯真和真实的那种生命的本性的那一面的表现,人中的观念、人中的想法、人中的狡诈都变得肮脏。

其实我觉得恰恰是贾伯斯在他失去之前意识到,他也讲这样的东西是不会随着自己人的死亡消失而消失的,那样的东西是什么?不正是我在节目当中跟大家呼吁的人性,是我们生命的真实,在面对这样的一切,成功,追求成功就变得相当的可笑和浅薄,人真正的生命的意义在于人本身,现实的环境当中能够重新归回到或者说体悟到做人的本身的纯真,人生命本身的意义。

因为那是神佛所造的,而能保住自己善良人性的一面,拒绝邪恶是在我们故去的,在人的生命结束的时候,会使得我们的灵性回家,因为我们的家是纯真所造,因为我们的家是被慈悲所包容的,所以只有在我们拒绝邪恶这样的人中的行为过程中才能对等的保住我们生命当中的慈悲的一面。欢迎转载

评论 ( 1 )
热度 ( 8 )

© 苍山洱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