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谌,王敬伯,梁芳三个好友结为超世俗的朋友,隋炀帝大业年间,这三个人一起进白鹿山学道,然而,他们经过十几年的修炼,内功,采集仙药,历经了千辛万苦,却依然什么也没有得到。后来,梁芳死了。

王敬伯对裴谌说:“咱们背井离乡的,抛弃了世间豪华富贵的生活进了深山老林,听不见美妙的音乐,吃不到美味的佳饮,看不见美丽的女色,离开华美府第,住进茅房,以享为耻,自甘寂寞,过着如此清苦的生活。这一切都是为了得道,成仙。有朝一日能骑鹤驾云到蓬来仙山过神仙的日子。就算成不了仙,也希望能长生不老与天地同寿。然而,如今竟渺渺不知在哪里?长生也没什么指望,我们如果继续在这里苦熬,只能死在山中了。我打算立刻出去,重新去过豪华的生活。回到人间身居高官,身穿紫袍,腰系金带,每天和高官在一起,该多荣耀,咱们为何不回去呢?何必白白死在山里呢?”

裴谌说:“我早已看破红尘了,人间的荣华富贵如过眼云烟,大梦初醒的人怎么可能回到梦境中去呢?”

王敬伯任凭裴谌怎么样挽留也不听 ,一个人出了山。当时是唐太宗年间,王敬佰不但恢复了原任的官职,将军的女儿嫁给了他。

有一次王敬伯奉命南下,坐船威风十足,江上的船都躲着他不敢走。忽然有一只小渔船出现在官船前面,正是裴谌的船,王敬伯追上裴谌的船,把裴谌请到官船上,说:“淮南有一疑案,皇上命我去办。老兄我比你在山中强的太多了 吧?你还在山中埋没自己,我真是不理解。”

裴谌说:“我是山中平民,但早把心寄托于流云仙鹤了,我像鱼一样在江里游。你像鸟一样在天上飞,各有各的乐趣。我和山里的朋友一同到广陵卖药,也有歇脚的地方。在青园楼东边,有一个几里樱桃园,园北有个行车的门,那就是我的家。”

王敬伯办完事回来真的找到了裴谌的家了,裴谌的家很豪华,进门越往里走景色越美丽,又进了一层门,内楼阁重重,花草仙界,不像凡世间,景色秀丽,无法形容,阵阵香风逼人,神清气爽飘飘然好像身在云中??。他在那里住了一夜。

裴谌说:“你是我山中的朋友,由于修炼志不坚,长期在人间做官,富贵迷住了眼。聪明反被聪明误。工于心计反害了自己,看不到彼岸,所以我故意请你到这里来,想使你醒悟,你身有公务,却在这里住了一夜,你回住店吧,身有使命。”

王敬伯又来看裴谌时一切都没了。他才知道自己修炼志不坚已经落在红尘中了。


评论
热度 ( 1 )

© 苍山洱海 | Powered by LOFTER